首页 > 产业动态 > 生物医药业

商业航天不能热衷噱头,凉了创新
时间:2018年09月07日    来源:上海科技 科技日报     点击:

  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中的“首枚”火箭,至今仍花落多家,又或许还未出发。
  2018年4月5日,星际荣耀发射“双曲线一号S”,称其为中国首枚民营火箭,严谨些的业内人士更多地称呼它为“固体验证火箭”;
  5月17日,零壹空间发射“重庆两江之星”同样自称首枚,后解释是中国首枚民营自研商用亚轨道火箭;
  9月5日,星际荣耀二度发射“双曲线1Z”,称搭载3颗卫星,前期宣传时使用“中国首个全流程民营商业卫星”“民营卫星首次在酒泉发射中心发射”等说法。
  当下国内民营航天企业界热衷“首”字。为了能在宣传时堂而皇之地使用“首”字,一些企业不断添加地域、领域等限定前缀,只为给人“破局者”“开拓者”的印象。
  公众的理解中,“首枚”的称谓举足轻重,是对一个领域开创性的拓展。以众所周知的猎鹰九号为例,它是一枚运载火箭,可以完成一次搭载十颗卫星的发射任务,而上述的多个“首枚”均为探空火箭,一般称为无控制火箭。最新发射的搭载3颗卫星的“双曲线1Z”,在发射初期就拟定了卫星不入轨的发射目标。
  搭载卫星给人运载火箭的错觉。中国科学院一位专家表示,如果是运载火箭,除非特定短寿命任务周期的发射任务,正常情况下,不入轨的卫星发射属于发射失败。
  在行业起步的“婴儿期”,多留下几个可以名垂青史的“首次”,还能获得资本的青睐,这样的诱惑下,各类拗口的宣传名词出现——明明白白的“探空”说法不提,非要说是亚轨道飞行。
  依靠“首”字吸引目光的招法会逐渐失效,创业企业与其把力量用在绞尽脑汁、塑造多个需要修饰前缀的“首”字上,不如回归本源。民营航天企业实质上是高新技术企业,无论火箭发射、控制还是卫星制造等都需要高门槛的核心技术,通过技术攻关和积累,做出让“国家队”也翘大拇哥的原始创新才是当务之急。
  当然,原始创新需要技术积累、资金支持。从商业运作角度考虑,这类过当宣传也被认为是为了给商业航天的投资热情烧一把“火”,但也很有可能会因为宣传过当“唱歪了经”,造成产业的不均衡、急功近利的泡沫式发展。
  一个新兴产业走什么样的路,“生态”很重要,务实还是浮夸,决定产业未来发展命运。民营商业航天需通过踏实稳健的科技创新赢得资本,让“首”字拥有响当当的含金量。